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44集,共40集)

密查第1-2集剧情

第1集:
一九三七年七月,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开始全面侵华战争。八月,蒋介石同意将陕北中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改称第十八集团军。九月,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承认中共的合法地位,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可是好景不长,随着抗战的进行,国民政府出于整体战略的考虑,消极抗战,反共活动日趋积极,他们对中共人士虎视眈眈,监视、密捕、暗杀等勾当层出不穷。中共在顾全抗日大局的情况下,为调查和揭露反动派特务的秘密罪行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一九三八年的古城西安随着西安事变的发生,这座十三朝古都倍受瞩目。八路军高级参议宣侠父中将在西安城里公开演讲,向众人宣传救国救民的主张。宣侠父倍受学生和群众拥戴,他激昂的演讲吸引了大批拥簇,甚至把西安城的主干道堵得水泄不通。几辆车子被人群堵在了外面,车上的坐着的人全是国民党的军政要员。他们分别是军统局主任秘书张毅,中统局幕僚长葛寿芝,还有陕西省主席,西安行营主任蒋敬文。几个人看到煽动和拉拢民心的宣侠父,无不铁青着脸,心中打起了自己的算盘。此外现场还有西安警察局侦缉队长师应山和副队长侯文选,看状况师应山并不打算干预这场演讲,只是在一旁远远观望。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有人秘密跟踪和监视宣侠父,宣侠父有所发现,但是并未打草惊蛇。晚上,宣侠父像往常一样下班骑自行车回家,在暗处的一辆车上已经有人盯上了宣侠父,这伙人似乎是国民党的某个机构。一路上一直有个特务尾随宣侠父,宣侠父已经发现了他,甚至还停下风趣的跟特务聊起了天,特务怕露馅赶紧逃走,没想到特务刚拐进巷子里被三个人给抓走了,原来还有一伙人盯上了宣侠父,不过这个特务却被当作宣侠父被抓走了。宣侠父感觉不对,立刻掉头,而停在一旁的汽车立刻追了上去,开车的人加足了油门朝宣侠父撞了过去。天色已晚,西安街头并没有什么人,但这一发生的一切都被附近的一个酒鬼看到了,这一幕把酒鬼吓得顿时酒醒落荒而逃。第二天,宣侠父的警卫员小杨发现宣侠父不见了,便立刻向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汇报,云渠处长知道后非常震惊,立刻发动下面的人去寻找,可是一无所获。次日,云处长只好将这个情况上报中央,请求指示。西安警察局已经接到了报案,局长杭力将这个案子交给了师应山,师应山去了宣侠父的住所进行勘察,结果被他发现了一枚非常特殊的标志,这个标志是日本秘密组织菊剑,这意味着宣侠父的失踪可能与日本人有关。杭局长有意草草了事,可师应山还是准备追查到底。
师应山来到一个老宅子,这里面住着一个特殊的人物,他就是原西安中统负责人武仲明,虽然在家赋闲两年,可他曾和菊剑组织打过交道,西安事变前就是他指挥党调处一举歼灭了这个专门暗害爱国将领的菊剑组织。武仲明身体不好,每天需要吃很多药,这让师应山很是惊讶。刚开始武仲明已经不问世事,不过他还是听师应山说完了整个事件的过程,武仲明觉得菊剑组织很有可能卷土重来。可武仲明更觉得绑架宣侠父国民党的嫌疑更大,因为相比于日本人,宣侠父这颗眼中钉,更让国民党难受。
宣侠父的失踪引起了中共中央的强烈反应,迫于压力,蒋介石特成立了破坏敌方策反行动专署,并派葛寿芝和张毅前往西安,将办案人选推荐给中共,由中共定夺。这个行动专署的级别很高,因此西安的军统和中统也都开始蠢蠢欲动。很快,葛寿芝和张毅在西安行营见到了云渠,并将办案人选一一介绍。人选有三个,分别是西安军统负责人徐亦觉,西安中统负责人刘天章,这两个人被云渠给否决了,因为绑架宣侠父他们二人本身就有重大嫌疑。于是所有人都把目光锁定在了最后一个人选,这最后一个人选竟然是赋闲养病两年的武仲明。而此时的武仲明在街上突然发病晕倒,被送去了医院,接诊的是陕西第一千金,海归医生蒋宝珍,她是陕西主席蒋敬文的侄女。一番抢救,武仲明的病状控制住并清醒过来,此时蒋宝珍已经看过武仲明的病史和资料,知道了武仲明原中统的身份,甚至知道了武仲明的病是因为他的头部受过枪伤留下的后遗症。见蒋宝珍知道这么多,武仲明对她的身份产生了质疑。而这时医院外面出现了几名黑衣特务,他们的目标正是武仲明,区区几名特务并非武仲明的对手,而这时葛寿芝出现了,葛寿芝还有一个身份,他是武仲明和刘天章的老师。
葛寿芝找到武仲明,就是为了宣侠父的案子,上级已经正式任命武仲明为破坏专署专员,专门负责破获宣侠父一案,这个任命得到了中共的认同,云渠认识武仲明的哥哥武伯英。葛寿芝借助这个机会扶植武仲明,而武仲明身上的机遇和压力并重。第二天在西北行营,西安各方势力齐聚,看到武仲明出任破反专员,每个人也是心思不一,而武仲明则提出了由各方成员一起组成破反专署,八路军方面由郝连秀参谋作为代表,军统的徐亦觉、中统的刘天章还有侦缉队师应山全都在列,虽然徐亦觉对武仲明的出任破反专员很是不满。就这样,破反专署正式成立了。但是武仲明想要在西安有所作为,还得需要两个人的支持,西北的两个土老虎蒋敬文和胡慕雄。
第2集:
武仲明上任第一件事情便是给行营打了电话要去拜访蒋敬文,武仲明的电话一直被军统的人监听,武仲明似乎也知道有人在监听他。武仲明出任破反专员,两个人心里最不痛快,军统的徐亦觉性格直率,将自己的不满挂在嘴上,而刘天章则将自己的不痛快埋在心里,而且武仲明毕竟是自己曾经的上级。不过让人庆幸的是,虽然二人都对武仲明不服气,可是因为军统和中统向来不合,因此也没有联手的可能。武仲明到行营拜访了蒋敬文,蒋敬文此人城府极深,表面上支持破反专署的工作,实际上却指示让武仲明朝日本人的方向调查下去。徐亦觉对没能当上破反专员耿耿于怀,性格使然他断然拒绝了去参加破反专署的会议,而是让人代替他去的。八路军方面侦查到可疑的日本电台信号,因此派机要报务员沈兰同志去找徐亦觉通报敌情。徐亦觉是个色胚,见沈兰有几分姿色便动了色心,因此邀请沈兰来行营帮他,但是被沈兰给拒绝了。可徐亦觉贼心不死,竟然直接找蒋敬文申请调令,强行要把沈兰调到他身边来。破反专署的第一次会议,只有郝连秀和武仲明出席,还有徐亦觉派来的机要员石孟,恰巧石孟是武仲明的原部下,对于武仲明的行为处事很是了解,武仲明用起来也很是得心应手。在行营,沈兰遇到了武仲明,当看到武仲明的那一刻,沈兰脸色突变,似乎认识武仲明,而武仲明对眼前这个女人的异常举动感到很是奇怪。
拜见完蒋敬文,武仲明想到还得去拜见一下号称“西北王”,第十七军团军团长胡慕雄。在那之前,武仲明先去警署接了师应山,名义上各方都有人在破反专署里,可真正能帮到武仲明的只有这个师应山。武仲明和师应山来到军营,但是却不受胡慕雄的接见,胡慕雄征战沙场多年,对特工出身的武仲明自然是看不上了。刘天章和徐亦觉不一样,他没有明面上对武仲明表示不满,可是背地里却歹毒的向蒋敬文把武仲明告了一状,说武仲明有通共嫌疑,蒋敬文立刻令刘天章进行秘密调查。从军营出来后,武仲明和师应山来到了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其间,一直有人秘密监视和偷拍武仲明,但是被武仲明早早发觉了,这监视武仲明的特务正是刘天章的人。来八办,武仲明是想来询问一下八路军内部宣侠父失踪前的情况,可是因为宣侠父的始终,同志们全都愤怒中烧,都认为是国民党的人劫持了宣侠父,因为都纷纷拒绝配合武仲明等人的调查,这让武仲明等人很难办。在八办,云处长跟武仲明提起了他的哥哥武伯英,可是明显武仲明并不愿意提起他,这让云处长赶到很奇怪。
不过经过一天的调查,武仲明还是查出了宣侠父失踪当天的行踪路线图,他把路线图交给了师应山,让他在这条路线上搜查线索。宣侠父失踪当晚那个被害的特务叫小林,他是刘天章的手下,小林死后,他的妻子跑到中统找刘天章要人,还不小心划伤了刘天章,不过刘天章没有和她计较,用一根金条将其打发了。受了伤的刘天章来到医院包装,另外他来医院还一个目的就是来看蒋宝珍,他喜欢蒋宝珍已久,经常对其献殷勤,不过似乎蒋宝珍对他并没有什么感觉。
石孟是武仲明的老部下,对武仲明很了解,这两年武仲明不问世事,他担心武仲明得不到支持,虽然武仲明是破反专员,可是在西安军统和中统才是根深蒂固。武仲明很想把石孟调到自己身边来,但是被石孟拒绝了。武仲明回到家,刘天章已在门口等候多时,他是为自己手下监视武仲明来道歉的,武仲明也很大方的没有任何计较。表面上,刘天章对武仲明毕恭毕敬,表示愿意全力帮助武仲明。可武仲明知道自己的这次出山已经让刘天章心虚了,徐亦觉和刘天章就像盯着武仲明的两条毒蛇,一个绵里藏刀,一个虎视眈眈,武仲明深知宣侠父事件,这二人难逃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