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5集)

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第七季第1-2集剧情

第1集:
深夜,一道黑影潜入贝克街221B。坐在暗处的夏洛克已等候多时,正等着贝尔纳多自投罗网。贝尔纳多的目标是壁炉架上的半身像,摔到地上,从碎片中取出一个用旧布包裹好的东西。打开旧布,露出发着幽光的波吉亚黑珍珠。一年多前,有人从一名罗马收藏家手中偷走了珍珠。次日,贝尔纳多就因另一桩案子被捕。慌乱中,他把珍珠塞进自家表弟陶瓷厂,一千座正在晾干的半身像其中一座。这些本是为了纪念皇家婚礼所制,但销量不佳,只卖出六座。几周前,连续发生五起入室盗窃,却只留下打破陶瓷的现场。夏洛克机敏的推理出个中原因,高价收购第六座半身像放在家中,终于破获了这起离奇盗窃案。
穷凶极恶的贝尔纳多还想行凶,被擅长拳术的夏洛克当场制服,送去了苏格兰场。当着总督察琼斯的面,他砸碎黑珍珠,里面藏有一枚波吉亚用于毒杀异己的中空戒指,又解开了数百年前的一桩神奇谋杀案之谜。
正在白厅通宵协助调查卢卡斯谋杀案的乔恩匆匆赶来,埋怨夏洛克不该轻易动手。万一被打到脑袋,脑震荡后遗症复发可就麻烦了。乔恩对琼斯一直没什么好感,尤其不喜欢她称呼自己为“医生”。夏洛克只能从中尽量协调,相互磨合。办好所有手续,天已大亮。二人结伴回家,各自走进221B和221A,好好补个觉。
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一起极为恶劣的抢劫案。劫匪将硫酸泼在受害者脸上,抢走手提包,驾驶摩托车逃离。受害者奎因女士被送到医院时已休克,抢救手术又进行了全身麻醉,暂时无法提供线索。看到从她脸上取下的,被硫酸腐蚀变形的墨镜,琼恩只觉得后背发毛。
奎因在当地小有名气,是八卦报纸《都市闪光灯》的御用模特。夏洛克和乔恩赶到医院,和琼斯一起见了主治整形医生盖瑞特。奎因目前情况稳定,不过脸上全是一、二级烧伤,可能会失去左眼,还有感染的风险。盖瑞特很愤怒,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接触到类似病人,每隔几个月就会发生。
琼斯的压力也很大,以前泼硫酸是宗教极端份子的手法,后来被黑帮学了去,现在居然连抢劫都用上了这招,难怪民愤越来越大。琼斯把破案希望放在了夏洛克身上,不久就接到消息,劫匪的摩托车找到了。夏洛克和乔恩来到郊外小道,摩托车就丢弃在道旁的树林里。车把被酸腐蚀,不可能找到指纹。道沿上有条清晰的车胎印,看来劫匪事先就计划好换车。对抢劫案来说,这似乎太复杂了。嗅觉灵敏的夏洛克还闻到一股皮革被酸蚀的气味,向树林里走了几步,从落叶下找到事主的手提包。包里也被泼了硫酸,手机、钱包都已损坏。这就证明,劫匪不是为财,而是另有目的,可能涉及到个人恩怨。
琼恩传来了坏消息,奎因刚被发现摔死在医院的维修电梯井内。也许是毁容让她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想从她那了解更多情况的路子断了。奎因惨死,使得当地媒体群情激愤,直指警方破案不利。警方目前唯一的线索就是从手提包上提取到的半枚残缺指纹,可能是凶手的,也可能是其他人的,还无法确定。技术部门登陆奎因的手机,了解到上月奎因与一个叫德里克的狗仔队发生冲突,还扇了对方一巴掌,德里克就发了封威胁短讯。德里克被带回苏格兰场,否认伤害过奎因。案发时,他正和女友在酒吧观看足球比赛,没有作案时间。他提到一些照片,是奎因在某部电影首映式后酩酊大醉的钻进一辆豪华车后座。照片的价值不在于奎因,而是与奎因在一起的人,《都市闪光灯》的老板卡维尔。德里克把照片卖给了卡维尔,不过为以防万一,他私下留了几张用于自保。
卡维尔有庞大的资产和媒体后台,琼恩不敢轻举妄动,也叮嘱夏洛克,取得确凿证据前,不能接近卡维尔。夏洛克满口答应,可他有其他办法,比如让曾经的学徒凯蒂出马。凯蒂谎称手里有一袋女王陛下的垃圾,借此在办公室见到了卡维尔。当她一说起卡维尔与奎因的私情,就明显察觉到卡维尔双眼中的恨意。没多久,有一名摩托车骑手找到夏洛克和乔恩,送来卡维尔的邮件。夏洛克谨慎的让他把邮件放在路边,看着骑手离去才上前拿起邮件。信中,卡维尔邀请夏洛克和乔恩到城外别墅一聚,有要事商谈
自从凯蒂离开办公室,卡维尔就派记者去调查,顺藤摸瓜查到了夏洛克和乔恩。在别墅相见后,卡维尔不否认自己深爱着奎因,因为奎因是他的女儿。他拿出了奎因的出生证明,那时他还只是牛津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孩子被父亲强行从产房抱走,他连面都没见到。直至四年前,他收到奎因的信。奎因不要名不要钱,只想了解自己的家人。卡维尔出于愧疚,帮女儿在报纸上出名,力捧她成为名模。卡维尔不可能伤害自己的女儿,乔恩就想到会不会是仇人报复。可根本没人知道卡维尔与奎因的关系,报复一说也无法成立。卡维尔提供一条线索,奎因的糟糕男友,名下拥有几家夜店的弗拉德。夏洛克查下来,证实弗拉德的确是个人渣,还多次动手打过奎因,但与袭击案没有关联。案发时,他正在开会,签了笔投资合同。奎因生前在社交网络上很活跃,每天都要上传数张自拍照,这与她的模特身份有关。乔恩打印出所有照片,发现一个问题。两周前,奎因就没发过新照片,上传的都是旧照。除了一张,是她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拍了手里的精致鸡尾酒。
夏洛克请来奎因所住酒店的调酒师奇普,为自己和琼恩调杯上好的鸡尾酒,顺便说说拍照那天的情况。奇普向琼恩递上自己精心调制的鸡尾酒,说出当时奎因脸上缠着绷带。绷带横穿鼻梁,在双眼下方,明显是经过整容手术。医院纪录显示,两周前的周五晚上,奎因使用化名去了门诊中心做眼睑整形手术,想去除多余眼袋,可病历却记录了盖瑞特做的是隆鼻手术。嫌疑马上转移到了盖瑞特身上,琼斯立刻传唤他到苏格兰场接受问讯。如果盖瑞特真做错了手术,那等奎因消肿拆下绷带后就会察觉。然后盖瑞特面临的将是天价索赔和名誉受损,因此他才会向奎因脸上泼硫酸并伪装成抢劫,以毁去罪证。盖瑞特想否认也没用,残留的硫酸腐蚀了手套,留在手提包上的半枚指纹正属于盖瑞斯,何况他的手指上还留有被酸烧伤的痕迹。案子结束了,乔恩收到来自奇普的表白鲜花。这时,夏洛克手机上接到警监葛雷森的电话,接通才发现是马库斯。葛雷森被人发现倒在法拉盛的一条无人街道上,身上有枪伤。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医生也不知道葛雷森能否撑过今晚。
第2集:
葛雷森警监仍昏迷不醒,需要持续输血。医生认为有内出血情况,需要开刀确定出血点。马库斯在警局内询问报案人特里梅因,想了解他发现警监时的详细情况,但并没有取得太多线索。马库斯一抬头,看到了乔恩。
因夏洛克不能回美国,所以只有乔恩赶来参与调查。马库斯相信了乔恩的话,而等乔恩回到空空荡荡的褐石屋时,使用假护照蒙混入关的夏洛克早已等候多时。褐石屋里还没有水电,连家具都没有。二人顾不上这许多,先整理目前掌握的线索。马库斯仅查到警监下班开车回家,经过某地时下车与某人交火,腹部、背部各中一枪,然后又回到车里逃离,之后在法拉盛撞车,现在还未找到枪击现场。
在乔恩陪佩吉到医院探望葛雷森时,夏洛克则在秘密调查。夏洛克来到特里梅因报警的地方,学着警监的模样倒伏在地上,可还是没能让特里梅因回想起更多细节。特里梅因把报案经过复述了一遍,先听到刹车声,然后是撞车声,再然后就看到警监倒在地上。夏洛克一惊,他清楚记得警方笔录里没提到过刹车声,而且现场也没有刹车印。
如果距离撞击前三秒有过刹车,依照车速推算,夏洛克在一个单行道街角找到急转弯形成的弧线刹车印痕。从刹车印方向看,葛雷森并非从警局方向开过来,说明之前在警局与撞车点之间寻找枪击现场的思路是大错特错。
乔恩从医院回到褐石屋时已是晚上,仍没来电。夏洛克点着蜡烛,正在分析地图。虽然警监的撞车点在回家线路上,但刹车痕迹却指向了另一个地方。夏洛克沿途找到一辆停在路边的车,有很新的剐蹭痕迹,残留的油漆碎片颜色也与警监的车子相符,那里距离正常的回家路线有两公里。
乔恩想到马库斯给她的资料,其中有警监外衣照片,上面一块红色印迹。警方认为是血迹,外科医生出身的乔恩觉得颜色有异。夏洛克拿着照片仔细观察,从颜色上看,像是红土与黏土的混合物。在剐蹭车辆的附近有个棒球场,垒线就是由这种泥土铺设而成。
等到天亮,在棒球场草地上,夏洛克果然发现了弹壳,口径为0.38,与射击警监的子弹一致。在不远处的墙壁上,还找到了另一个弹孔,旁边有几颗血迹,基本上可以确定警监是在墙边遭遇枪击,开枪还击后,穿过跑道逃向出口,然后驾车离开。
夏洛克想挖出墙壁里的子弹,隐约闻到一股碱液气味。撬开墙壁,赫然出现一具干尸,这应当就是警监来此地的原因。干尸被送到法医处,查出其身份为皇后社区大学学生蒂姆。死因是头部多处中弹,口径同样是0.38。
八个月前,蒂姆母亲伊利斯报了失踪案。乔恩负责向伊利斯了解情况,自然要偷偷带上化名为哈伦的夏洛克。在蒂姆最初失踪时,伊利斯的前夫马蒂,也是蒂姆的生父逢人就说蒂姆离家出走,连伊利斯都相信了。可后来蒂姆的生日,伊利斯的生日都过了,蒂姆仍音信全无,伊利斯才产生怀疑。她多次去过警局,但因为马蒂也是警察,所以负责该案的警探更愿意相信马蒂的一面之词。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后,伊利斯去找了重案组警监葛雷森。几周前,重案组找到了另一名失踪女孩,所以伊利斯就把希望放在了葛雷森身上,谁知会发生这种悲剧。
审讯马蒂的工作就交给了马库斯。马蒂矢口否认伤害过儿子,虽然他也承认蒂姆是个不可救药的混蛋。警局档案里只有蒂姆几次打架斗殴的记录,全是因为他这个警察老爸帮儿子私下摆平了很多更严厉的指控。实际上蒂姆可谓劣迹斑斑,从破坏公物到偷车抢劫,无恶不作,只是伊利斯一直不肯面对现实。何况马蒂能拿出不在场的证据,蒂姆失踪那周,他正在加拿大和朋友钓鱼。警监枪击案发生时,他和女友待在家里。
马蒂的嫌疑被排除,不过他提供了几个起诉过蒂姆的人员姓名。斯坦利,社区大学教授会计实务,在课堂上被蒂姆扇了耳光。帕特里克,在酒吧喝酒的路人,被蒂姆无故挑衅,发生斗殴。雅各布,被蒂姆长期欺凌的同学。在马库斯逐一调查后,发现他们事后都得到了恰当的处理,所以没有杀人动机。斯坦利教授倒是提到一个人,蒂姆的朋友,小混混狄伦。
狄伦也是前科累累,曾因非法持械被捕,保释期间逃逸,枪的口径正是0.38。夏洛克很快在地下黑市抓到狄伦,狄伦却对蒂姆的死一无所知。他最后一次见到蒂姆是八个月前,当时蒂姆偷了他的车。至于葛雷森警监,狄伦也没见过。枪击发生时,他因嗑药太多,在医院抢救。被蒂姆偷走的车,他是攒了很久的钱,一个星期前才从车管处赎回来。
在车子的手套箱里,夏洛克找到一张去康涅狄格州的轮渡票据,时间正在蒂姆失踪的时间段。后备箱里有很刺鼻的味道,狄伦抱怨,蒂姆故意把车停在消防栓前,还在后备箱里放了好几袋散发恶臭的肥料。夏洛克搬出备胎,凹槽里掉出三枚雷管。雷管与肥料都是土制炸弹原料,看来蒂姆计划炸沉渡轮和上面的数百人。
那又是谁阻止了蒂姆的疯狂行动,并把他塞进墙内?也许是同伙最后一刻害怕了,却无法解释为什么要向葛雷森开枪。乔恩和夏洛克再次找到伊利斯时,她很难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是恐怖份子。一提到肥料炸弹,夏洛克敏锐的察觉到伊利斯脸上稍纵即逝的慌张神情。伊利斯记得蒂姆失踪前一周,她的信用卡丢失。后来有几笔奇怪的消费,她就打电话到信用卡公司投诉,撤销了交易。
交易记录上,标明了蒂姆刷卡地点是在一家青年旅舍的附属餐厅。从餐厅监控中,乔恩发现了蒂姆被绑架的录像,就在渡轮开航前一晚。马库斯一看到监控里的人,立刻认出是昨天问讯过的帕特里克。
帕特里克是退役军人,名下有多把注册枪支,家里还有两个孩子,给抓捕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幸好,帕特里克主动投降。在警局审讯室,他承认因马蒂帮蒂姆撤销了起诉,才让他怀恨在心。距离酒吧斗殴一个月后,他追踪到蒂姆,挟持到车内。蒂姆想抢枪,帕特里克就将其开枪击毙。处理好尸体后,他有意把车停在消防栓前让车管所拖走,对后备箱里的土制炸弹毫不知情。葛雷森警监找过他,之后他就一直跟踪警监,看到警监进了棒球场,便开枪想阻止警监找到尸体。
乔恩和夏洛克总觉得不对劲,感觉帕特里克不可能为了一次打架就去找蒂姆的麻烦。他与恐怖袭击之间必然有着某种联系,或许是在试图掩盖一个更大的秘密。但警方和乔恩都没有证据推翻帕特里克的说辞,只能就此结案。
枪击葛雷森的凶手找到了,乔恩打算明天一早就和夏洛克离开美国回伦敦,夏洛克却看得出她留恋纽约的生活。于是夏洛克用乔恩永远想不到的方法留了下来,到警局投案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