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3集)

大小谎言第二季第1-2集剧情

第1集:
五个曾水火不容的女人,因为一桩命案尽弃前嫌,结成攻守同盟。但瑟莱丝特仍忘不了那晚的情景,时常被噩梦惊醒,使得她精神不振,做事也丢三落四。幸好有婆婆玛丽在,家里才不至于乱成一锅粥。玛丽是个聪明的女人,敏锐的察觉到儿媳瑟莱丝特在佩里之死上有所隐瞒。她不动声色的暗中观察,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今天是二年级的开学日,麦克斯和乔希仍像以前一样在车后座打打闹闹,完全不理会母亲的喝斥。反倒是玛丽回头瞪了一眼,他们就立刻老实了。听到玛丽教育他们要尊重母亲,瑟莱丝特心底还真有一丝感激。车开进学校大门,先到的简、蕾娜塔、梅德琳心照不宣的上前拥抱瑟莱丝特。随后才来的邦妮却无精打采的走过来,像是心事重重。这五个女人突然变得如此和谐友好,让其他的家长不禁侧目,议论纷纷。
距离那晚已过去了近一年,大家都在继续自己的生活。简还在镇上的水族馆找到份工作,给前来参观的孩子们科普些海洋知识。梅德琳这个出了名的刺头也搞起了房地产,业绩挺不错,在前夫内森面前自然也就有资本抬头挺胸。她的心很宽,那晚的事对她好像没什么影响。在开学典礼上,她还不忘知会内森别忘了下午一起去见大女儿艾比盖尔的大学指导员。而邦妮却不一样,变得沉默寡言,对丈夫内森爱理不理。内森实在摸不透邦妮的心思,万般无奈,还想到找埃德帮忙。他觉得埃德能搞得定梅德琳,那也应当能搞清楚邦妮为什么会性情大变。但要去开导妻子前任丈夫的现任妻子,这种事埃德可做不出来当场就拒绝了内森。按惯例,送完孩子上学,梅德琳就要和闺蜜瑟莱丝特去喝杯咖啡。到了咖啡馆,瑟莱丝特在柜台订咖啡时,梅德琳意外碰到了同样在品咖啡的玛丽。热情的打过招呼后,梅德琳才想起玛丽痛失爱子的事,赶紧脸上装出悲伤同情的模样。玛丽面容慈祥,没想到却是个狠角色,直言不讳的说自己不信任个子矮小的人,还对自己看人相面的本事很自信。整个过程,玛丽都是笑容满面,简直就是个笑里藏刀的家伙。让身材不高的梅德琳当场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玛丽认定梅德琳是索取性人格,说白了就是索取无度。她分析得头头是道,就算梅德琳牙尖舌利,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击。
玛丽下面的话就让梅德琳胆战心惊了。玛丽想弄清楚儿子死的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知道梅德琳是当事人,但绝不可能说出实情,所以就没打算问。玛丽这么一说,梅德琳倒是松了口气。还真怕这老家伙步步紧逼,万一说漏嘴就麻烦了。不一会,瑟莱丝特买来了咖啡,才算救了梅德琳一命。拿着咖啡回到车里,梅德琳对玛丽刚才强势的态度,还心有余悸。等到了下午,在约定时间与大学指导员见面。梅德琳对指导员提出的大学申请方案不感兴趣,一再坚持自己的观点。必须是名牌学校,申请那些学校,还是给了他们面子。可梅德琳根本就没问过女儿的想法,艾比盖尔不想去读大学。还是像以前一样,母女俩爆发激烈争吵,然后艾比盖尔摔门而去。这个戏码,内森不知道看过多少回,怎么劝都没用。
梅德琳气哼哼的回到房地产公司,进门就看到玛丽。玛丽想就近租套小公寓,长住蒙特利,方便日后照顾两个孙子。梅德琳心有不甘,想找回点上午丢掉的面子。谁知道玛丽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不等梅德琳开口就说自己年青时被一个身材矮小,性格大大咧咧的室友伤害太深,所以才会对梅德琳有成见。听到玛丽连声道歉,梅德琳刚想好的话又说不出口了,只得作罢。到了下班时候,接到简的电话,有事找大家商量。除了邦妮,其他四人碰了头。原来简从同事那得知一件事,镇上有人给她们取了绰号,叫“蒙特利五美”。看他们的神态和语气,像是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蕾娜塔早就找人去警局打听过,虽然警方一直没有宣布结案,但也没什么进展,所以大可不必听风就是雨。
听了蕾娜塔的话,众人才把心放回了肚里。不过梅德琳还是有些不放心,当晚就去找了缺席的邦妮。到了内森家门外,把邦妮叫了出来。邦妮始终抹不去杀人的阴影,那晚她想自首,向警方承认是自己把佩里推下了楼梯。可梅德琳却抢先说是佩里在殴打瑟莱丝特时自行滑倒,其他人都应声附和。邦妮心里压着这个秘密,无人可以述说,所以才会变得郁郁寡欢,不爱说话。见劝不了邦妮,梅德琳索性进屋跟艾比盖尔谈谈。听到艾比盖尔要去一家为流浪人群提供庇护的创业公司就职,她不禁勃然大怒。梅德琳绝不会同意艾比盖尔为了流浪汉赌上美好的未来,没上过大学的梅德琳坚信一点,没有文凭就没有未来。此时,简和瑟莱丝特找了间酒吧,边喝边聊。为了弥补简,瑟莱丝特曾签了张支票,算是给齐格的抚养费,但简没有到银行兑换。瑟莱丝特对简没有丝毫怨恨,反而因为佩里的暴行心存愧疚。说心里话,瑟莱丝特还很想念佩里。除去性格里的暴力倾向,他本质上还是个很出色的丈夫和父亲。瑟莱丝特回到家,玛丽已做好了丰盛的晚餐。但吃饭时,玛丽有意无意间在麦克斯和乔希面前表现出失去佩里的痛苦和愤怒。瑟莱丝特不知道玛丽是否有所发现,更让她担心的是,她每一句在噩梦中说的梦话,玛丽都记得。
第2集:
梅德琳一大早就接到警方的来电,至友瑟莱丝特开车时走神,撞上了郊外公路旁的树木。还好人没事,梅德琳赶到出事地点,从巡警那把瑟莱丝特接上车。返回蒙特利镇的半路上,意外看到邦妮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路边远足。梅德琳好心想载邦妮一程,邦妮却爱理不理,仍旧独自前行。看到邦妮这副样子,梅德琳觉得艾比盖尔还是搬回来住比较好。
梅德琳把瑟莱丝特送到家,又碰到了那个让人厌恶的老巫婆。玛丽仍是那样,笑里藏刀。见梅德琳表现出敌意,便用自己小时候的事暗指梅德琳就是学校里那种校霸,以欺凌他人为乐。梅德琳自知说不过她,骂了声“怪胎”后,转身回车上离开。
瑟莱丝特是因为始终忘不了佩里,才会在开车时开小差,不得不向心理医生求助。医生让她回想自己被虐待时的情景,然后再想象梅德琳有同样遭遇时的情景。从旁观者角度去看待这件事,终于引出了瑟莱丝特内心中对佩里的怒火。
简在邦妮的瑜伽馆里,跟邦妮聊起水族馆里的同事。有同事向简表白,虽然很有趣,也很直白,但简还是决定不了是否应该接受他。邦妮最近郁郁寡欢,连凯斯都在担心父母是不是要离婚。所以跟简聊聊天,放松下心情也不错。
可邦妮一抬头,看到了母亲。是内森未经商量,就打了电话,想通过这种方式,挽救正在逝去的婚姻。适得其反,反而让邦妮很不开心。邦妮的母亲自说自话,总结下来,邦妮是看到佩里坠亡产生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一通不切实际的分析,令邦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即摔门而去。
蕾娜塔获得全美业界第一的骄人业绩,将登上下月的杂志封面。刚想和丈夫戈登庆祝,联邦调查局就找上了门,以涉嫌证券欺诈逮捕戈登。蕾娜塔当场愣住,只好打电话给律师沃尔特。就在打电话时,她看到不远处车里有个熟悉的身影,像是昆兰。昆兰见被发现,踩下油门,加速驶离。
之后,联邦调查局探员还搜查了公司,没收戈登和蕾娜塔的电脑、平板,以及所有存储设备。蕾娜塔到监狱探望被拘押的戈登,才知道戈登做空了索尔·霍夫曼公司的股票。该公司是做阻凝剂产品,在当前基建开发的大环境下,戈登判断大量买入该公司股票稳赚不赔。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股价下跌,戈登转而大量做空。
这还不是最糟的。戈登为了买股票,把整个农场抵押给了银行。接下来会是无休无止的民事诉讼,估计到年底,他们的家庭财产就会资不抵债,唯一能保留的只有女儿艾玛贝拉的信托基金。
蕾娜塔勃然大怒。那农场是她童年的回忆,自己什么都没做,却被愚蠢的戈登拖累,落得身无分文的下场。她不甘心,誓要保卫自己那份资产。当务之急是找个房地产律师,列出一份资产清单。
转眼到了戈登的保释听证,法官裁定保释金100万。放在以前,蕾娜塔根本不会把这点钱放在眼里。现在,却能体会到那种让人窒息的感觉。交了保释金,蕾娜塔接戈登出狱,半路上忍不住狂怒,把戈登赶下车。开出去一段后,又于心不忍,调头把戈登接了上来。与其相互埋怨,不如一起想办法渡过难关。
麦克斯在心理辅导课上说起自己死去的父亲,辅导老师觉得这种心情长期压抑在心里不利于成长。老师把担心告诉了瑟莱丝特,瑟莱丝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们说。回到家,两个孩子就扑进奶奶怀里,比母亲更亲近。
几天接触下来,瑟莱丝特对这个婆婆还是有些害怕。二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没什么话说,就说到了梅德琳。玛丽直言不喜欢梅德琳,瑟莱丝特想维护朋友几句,可每次都招来玛丽的质疑。正说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打了起来。瑟莱丝特看着麦克斯,似乎又看到了佩里的影子,用力把麦克斯推倒在地,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过激。
晚上,玛丽哄两个孙子上床睡觉。然后最让瑟莱丝特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玛丽居然从孙子那听说佩里还有个孩子,而且还是同班同学。瑟莱丝特大吃一惊,赶忙打电话给梅德琳。梅德琳也很意外,她相信简不可能透露这件事。
挂断电话后,梅德琳发现女儿克洛伊神色紧张。一问方知,是克洛伊偷听到了母亲和瑟莱丝特的电话聊天。之后跟麦克斯和乔希提起过,但没说出是谁。不过,她跟齐格说过,他的亲生父亲是佩里。看到克洛伊楚楚可怜的模样,梅德琳是想发火也发不出来。
简得知情况后,问了齐格。齐格两个月前就听克洛伊说了,但一直没问母亲。因为他知道,母亲一定会说谎。这让简很伤心,便一五一十的说出了以前发生的事。瑟莱丝特也把实情告诉了玛丽,玛丽死活不信儿子佩里是强奸犯,认定是简没达到目的才血口喷人。至于瑟莱丝特遭到家暴,玛丽更是不相信。按她的逻辑,瑟莱丝特就是知道佩里有外遇,还育有一子,才会想着搬出去。
整件事搞得一团糟。事已至此,不论玛丽怎么想,简和瑟莱丝特决定让三个孩子正式以兄弟身份相见,以后就是一个大家庭。
原本生活最轻松的梅德琳也遇到了麻烦。她没想到,邦妮对艾比盖尔搬回去住,没有任何意见。艾比盖尔本人也觉察到了邦妮的异常,巴不得离开老爸家。可她一回来就闯了祸,梅德琳少不了又旁敲侧击的说起读大学的事,艾尔盖尔就拿母亲去年出轨的事回击。等说完,二人才看到明明不应当在家的埃德,手里端着咖啡杯,正站在厨房门口发愣。梅德琳再想解释,却已经来不及了。